【X小说】女儿的完全服从 - 爱莫资源网,综合善恶资源网,小刀娱乐网,115资源网,QQ娱乐网各种精品软件源码技术教程

【X小说】女儿的完全服从

作者: 爱莫资源网

全网最全的网络资源分享网站

手机扫码查看

标签:

X小说

特别声明:文章多为网络转载,资源使用一般不提供任何帮助,特殊资源除外,如有侵权请联系!

这里是广告位 优惠券

小说转载于网络

 

从此以后,小雅就心甘情愿的臣服在爸爸的‘打狗棒’下了,而且,她发现,每次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就会幻想变成一只母狗,随意让爸爸虐待玩耍,渴望爸爸的精液灌满小嘴和子宫和在自己身上撒尿那污秽变态的感觉,特别是让爸爸玩得潮吹的时候,那种从骨头里发出的舒爽是以前和父亲在一起从没有的,老贾在自己的心目中已经不再是爸爸了,已变成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一个必须完全服从的神。

 

  老贾也非常明白女儿的受虐心理,于是尽情的在女儿丰满的肉体上施展手段,打耳光、打奶子、淋尿,甚至捆绑起来,用皮鞭抽,当然,面对这样娇嫩肥美的浪肉,老贾可不舍得真的下重手去虐待,一般第二天就会恢复如初,而调教开发女儿这头母畜始终是他最乐意的事。

 

  “哦,骚母狗,再夹紧点,主人要射。”此时,老贾舒服的斜靠在床头上,粗大硕长的肉棒让小雅两只白玉般纤秀娇嫩的脚掌夹住,正在急速的揉动着。

 

  小雅上身后仰,双手反撑,头发上、脸蛋上、巨乳上沾满了白精,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微抬起,用小巧的脚掌紧紧夹住爸爸的大鸡巴,小嘴里嗲嗲浪叫着:

 

  “坏主人,刚刚颜射了人家,又要用你的神枪骚老婆的小脚,啊呀,雪狗狗全身都让你遍啦!”

 

  “呵呵,贱货,你身上还有两个地方没有玩过,那天一并给你开苞吧。”老贾说着,抬起脚,把脚掌按在小雅的脸蛋上,脚趾刮起上面的精液往她口里塞去。

 

  小雅一边努力的舔食着爸爸脚趾上的精浆,自己的双脚也不停顿的撸动着老贾的肉棒:

 

  “嘻嘻,大鸡巴老公,你还想干骚货身上什么地方咧?”

 

  老贾用脚掌在小雅的脸蛋上拍打着说:

 

  “当然是你的腋窝和骚屁眼,对了,以前外公都过你身上那些地方?”

 

  “嘻嘻,你外公就只过人家的小嘴、小穴了,母狗的脚和腋窝还有屁眼就只给亲亲的老贾主人啦!”

 

  小雅听到爸爸还要自己的腋窝和屁眼,不由抬起玉臂,看着雪白腋窝里那黑油油的芳草,想象老贾那粗长的肉棍时儿着自己腋窝,时儿捅到紧小的屁眼里,那种又痒又麻又痛又酥的感觉不知道和骚的味道是不是一样,想着想着,下体小穴里淫液又生,嘴里嗲嗲浪哼:

 

  “妈呀,主人,你这根神圣的巨棒骚货的腋窝还好,要是插到母狗的屁眼里,只怕要弄脏宝枪,而且母狗女儿当场就会给捅死啦,不要啦,求求主人,可怜可怜你的性奴隶吧,留女儿一条贱命吧!”

 

  老贾看着女儿那口里说着不要,眼睛里却满是期望的淫样,不由心里一乐:

 

  “呵呵,弄脏了就用你上面的骚淫嘴舔干净撒,婊子女儿,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我想玩那里就玩那里,想怎么就怎么,今天晚上,我就要干你的腋窝和臭屁眼,知道吗?要好好洗干净哦,不然你真的要吃自己的屎哦,哈哈。”

 

  说罢,脚掌狠狠的在小雅的脸蛋上掴打了几下。

 

  “是,是,女儿是主人的专用性玩具,女儿喜欢喝你的甜尿,还要吃老贾哥哥鸡巴上的香屎,请主人息怒,母狗会乖乖的啦。”

 

  小雅玉面被掴的绯红,心里却是非常喜欢爸爸这样惩罚虐待自己,脚掌揉动鸡巴的速度更快了。

 

  “呵呵,我的尿是甜的,难道你的屎也是香的吗?骚女儿,亏你想的出啊。”

 

  “是嘛是嘛,主人老公,女儿母狗的屎是臭臭的啦,不过,既然弄脏了主人的‘打狗棒’,那母狗说什么也要舔吃干净了,呜呜,快点射出来嘛,女儿的脚都酸麻啦。”

 

  “好了,老公要出来了,快点把你的狗爪子并拢。”老贾坐起身来,使劲的撸着坚硬的肉棒。

 

  小雅嫣然一笑,赶紧抱住两腿,将两只白生生的脚掌合拢伸到老贾的大鸡巴下。

 

  “哧…哧…”轻响中,通红的龟头裂了开来,从马眼里喷出几股白精,全数射在娇嫩的脚背脚趾上。

 

  “给我把狗爪子上的精液全都吃到肚子里,哈哈,母狗女儿,喜欢爸爸这样脚射你吗?”老贾边说边用将鸡巴上残留的精液揩到小雅的脚趾上,同时,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向下按去。

 

  小雅伏下身子,先是用舌头舔了一会,然后张开淫嘴含住自己的十个圆润的脚趾,使劲的舔吮着,一会功夫就将脚趾上的精液吞进肚里。

 

  “乖狗狗,老公要去上课。”老贾欣赏完女儿淫贱的表演,跳下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在女儿的脸上吻了一下,顺手拿出一颗大红枣塞到小雅的骚里说”女儿,我爱你,爸爸要一生一世都这样爱你。”每天老贾上学前都要在女儿的小穴里塞一颗红枣,下午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吃枣子,这还是小雅从书上学来的,据说是可以补充男人的体能和增加性功能。

 

  看着爸爸的背影,小雅痴了,爸爸的表白无疑是最好的奖励,自从用嫩泡枣子给他吃之后,爸爸的能力和虐待技巧也更加高超了,自己和爸爸的感情也愈加深厚。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和爸爸以外,小雅还从来没有亲密接触过其他男人,也从来没有恋爱过,对于书本上所说的爱情,在她看来绝没有父亲和爸爸这般爱得深切,在父亲面前就像个可爱的洋娃娃,在爸爸面前既是母亲又是姐姐,而如今,自己心甘情愿的做爸爸的性奴隶,从这种变态的乱伦关系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小雅看着自己让爸爸的精液泽润的比以前更加丰满娇嫩的身体,芳心柔肠百转,轻轻的叹息着:

 

  “以前爸爸也常常把精液喷洒在自己的身体上,怎么就从来没有让自己的皮肤变得光滑白嫩呢,看来老贾真的是上天恩赐给自己的。小雅啊小雅,以后一定要好好侍候老贾主人,不管他要自己做什么,都要完全满足他,一定要比爸爸见过的所有女人还淫荡下贱,要让他玩的高兴,得舒服。”

 

  居然没有一点反抗的就做了爸爸的母狗,小雅不禁娇颜生辉,玉手在自己淫液淋漓的骚上用力的拍打了几下,小嘴里喃喃自语道:

 

  “都怪生了一个这样的贱,也只有让爸爸的大鸡巴来惩罚你啦,只是连累得上面的小嘴不但要喝尿,今晚只怕还要吃屎,唉,我还真是只下贱的骚母狗啊。”边说边用指头刮起脸上的精液放到小嘴里。

 

  看看时间不早了,小雅才起身到浴室里冲洗了一下,赶到公司里,安排好工作之后,一个人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情不自禁的又想起爸爸那稚嫩而英俊的脸庞,以及那条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巨炮,想到这根巨炮晚上要在自己的腋窝和屁眼里大发神威,下面的小嫩又是一阵湿润。

 

  “怎样才能把屁眼里的大便排干净呢?到时老贾的大鸡巴干进去沾满了黄白之物,难道当真要吃自己的大便吗?真是伤脑筋啊。”

 

  小雅玉面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对于从来没有肛交经验的她来说,还真是个大难题,上身趴在办公桌上,小手轻叩着额头:

 

  “唉,别想那么多啦,不管洗得多干净,爸爸那条长矛捅进去总会沾上大便的,自己天生就是爸爸的母狗,哪有狗狗不吃屎的咧?”

 

  小雅本就是个单纯爽直的女人,一旦想通了也就不会再犹豫,整了整一身端庄的制服,到各部门转了转,叮嘱了一下,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离开了公司,随便在附近一家酒店吃了饭,小雅又到专卖店买了些老贾喜欢的香水就回到家里。

 

  家里才是温馨的港湾,那充满爸爸体味和微微有点精液腥味的空气是那样的令人迷恋,小雅优雅的下了全身的衣服,那具洁白修长的娇躯就像画家笔下美丽的天使。

 

  “好久没有上QQ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那个主人怎么样了。”

 

  小雅心怀愧疚的打开电脑,隐身登上QQ号,就见一个头像不停的闪动着。

 

  点开闪动的头像,一连串的信息扑面而来:

 

  “雪母狗,你在哪里?”、”亲爱的宝贝,你快点上线啊,主人想你了!”、”主人的‘打狗棒’好涨,好想干你的‘莲花宝穴’啦!”、”快点上线,骚母狗。”、”小母狗,我爱你,请你快点出来啊。”

 

  小雅微笑着看着那个男人留给自己的信息,知道这个男人是真迷上了自己,于是飞快的回复道:

 

  “对不起,以前你是女儿的主人,那是因为你的鸡巴很长很粗,可是,现在,女儿已经遇到自己心目中真正的‘打狗棒’了,女儿已经是他最忠诚的母狗了,真的对不起,没有让你实实在在的玩一回女儿的大奶子,也没有让你真刀真枪的一次女儿的‘莲花骚’,以后,女儿也许再也不会上这号了,请你忘记我吧,女儿再叫你一次吧:亲亲的大鸡巴主人,小母狗很感谢你,感谢你在小母狗最难受的日子里给予的快乐。再见!”

 

  关了电源,小雅为了结一件心事而长嘘了口气,呆呆的坐了一会,膘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估计老贾也快要放学了,没来由的芳心乱跳起来,小手在屁眼上摸了一下,心说:

 

  “小雅,别紧张啦,迟早都要让爸爸开苞的啦。”摸着摸着,就感到便意渐起,忙跑进卫生间,蹲在马桶上,由于小穴里塞着一颗大红枣,小雅只得用手指按住两片鲜嫩的大阴唇,让尿液缓缓的洒出来。

 

  快速的洗完澡,小雅在身上洒了点香水,穿爸爸喜欢的服装,马上到厨房张罗起晚餐来。

 

  也许是父女的心灵感应,老贾一下课就匆忙往家里赶。

 

  一进家门,老贾就闻到一阵饭菜香味,知道女儿正在厨房里,于是关上门叫道:

 

  “我回来啦,我的漂亮雪狗狗在那里?”

 

  “汪汪…汪汪!”小雅听到爸爸的叫声,玉面生辉,知道爸爸最喜爱玩的游戏就是骑狗,赶紧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学着后叫:

 

  “汪汪,主人回来了,雪母狗已经弄好饭菜啦。”

 

  老贾眼前一亮,只见今天女儿的装扮又不一样:满头青丝高高的盘在头上,一根紫色的丝带随意系在发梢,胸部上戴着一副白网格的奶罩,粉红色的奶头从网格里傲然挺立出来,下身是一条白色全透明的开档三角裤,柔顺丰盛的阴毛随风微飘,圆润的双腿上套着一双黑色短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十个肥嫩的脚趾精致纤柔,这种扮相将小雅丰满洁白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令老贾本就涨了大半天的肉棒再次坚硬了几分。

 

  老贾狠狠的吞着口水,双手在裤裆上揉按着说:

 

  “哇,好漂亮,骚母狗,见了主人还不快点表现一下?”

 

  “是,母狗明白。”小雅看到爸爸色急的样子,不由媚笑连连,优雅的跪在地上,摇晃着宽大的肥臀和两只大奶向老贾爬去。

 

  慢慢的爬到老贾的脚下,抬起头,凤眼看着爸爸说”尊敬的主人,今天要倒骑还是顺骑你的小狗狗?”

 

  “还是顺骑舒服,呵呵,女儿,爸爸越来越爱你这只骚母狗了。”老贾眼睛里不只是欲望,还有发自内心的深深爱意。

 

  小雅也感受到了爸爸的爱,于是跪在地上温柔的转过身子,让老贾跨腿骑到纤腰上。

 

  老贾一骑到女儿的身体上,便伸手抓住那高高束起的发髻,扭身在小雅的大屁股上掴了一掌,两个指头从她湿润的小穴里抠出已经泡得发起的大红枣,看了一眼喝道:

 

  “骚货女儿,今天的枣子颜色有点不对,怎么还有股臊味呢?”

 

  小雅玉面一红,赶紧说:

 

  “对不起啦,主人,前面母狗好想你的大鸡巴了,想得下面的骚就痒死了,后来尿急来不及把枣子拿出来,是贱母狗的错,请主人惩罚!”

 

  老贾知道女儿的受虐倾向是越来越强烈了,而自己的虐待欲望也同样强烈,便笑骂着说:

 

  “女儿,你是不是又想挨肉鞭子了?”

 

  “是,雪母狗不乖,老是犯错,请主人狠狠的用‘打狗棒’鞭打女儿这只下贱的骚母狗吧。”小雅浑身颤抖着,浪穴又湿润起来。

 

  老贾边吃着红枣边骑着女儿在房间里爬走着,一会儿爬到餐桌旁边,就说:

 

  “停,就跪在这里接受鞭打吧。”说着就站起来,飞快的脱光了衣服。

 

  老贾抓起小雅的头发,左手握着粗长的‘打狗棒’,左右开弓在女儿娇美的脸蛋抽打起来,”叭…叭…叭”连响中,小雅的粉面渐渐的红肿起来,而她的香舌也不停的伸出,追逐着那条肉鞭,口水横流,受虐的快感使得她的身体也不住的扭动着,琼鼻里哼哼不止。

 

  一会儿,老贾的肉鞭就转移到小雅那对高耸的大奶子上,这一轮的鞭刑就没有规则而言了,拍、撩、抽、戳百般玩弄,本就洁白丰满的巨乳立时也红肿膨胀起来,两粒粉红的奶头也殷红欲滴了。

 

  “爽,骚货,喜不喜欢主人这样惩罚你?”老贾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红红的脸蛋,大鸡巴紧紧抵在她的脖子上问道。

 

  “嗯,嗯,主人,再来,打死女儿这个贱货了,女儿天生就是你的骚母狗,天生就是要接受主人‘打狗棒’的抽打啦,呜,抽得人家的骚都淫水直流啦。”小雅不停的扭动脖子,感受爸爸坚硬滚热的巨棒。

 

  老贾欣赏着女儿的淫态,心里满足之极,准备实施今天淫戏的第一步,于是伸手在她的腋窝里摸了一把道:

 

  “女儿,该要帮你的腋窝开苞啦,呵呵。”

 

  小雅依然乖乖的跪在地上,抬起头,双眼含春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爸爸说:

 

  “主人,怎么干咧?母狗没有经验哦。”

 

  “呵呵,女儿你真笨,还不就和你的骚一样,你只管用力的夹紧就行啦。”老贾说着就将大鸡巴插到小雅的腋窝下,小雅赶紧收拢玉臂。

 

  小雅低头看着爸爸粗壮的肉棒在腋下快捷的抽插着,龟头里渗出的淫液沾湿了乌黑柔软的腋毛,那种由痒至酥的味道竟让自己全身都麻了,禁不住伸手按在自己湿得一塌糊涂的淫穴上,在肿胀的阴蒂上搓揉起来。

 

  “原来女人的腋窝也是种享受啊,呵呵,女儿,爸爸的第一炮就射给你当晚餐吧,要不要啊?”老贾轮流在女儿的腋窝下奔驰着,感觉一股冲动即将喷涌,便把鸡巴抽出来对准了小雅那张樱桃小嘴。

 

  “等等,大鸡巴,女儿想用精液拌饭吃。”小雅看着眼前通红的大龟头上一张一合的马眼,赶紧站起身,从桌子上端来一碗装着米饭的碗,重新跪在老贾的胯下,先用淫嘴含住大鸡巴,吸吮了一会,感觉大龟头在嘴里跳动了几下,才松开口,将肉棒抵在饭碗里。

 

  老贾已经憋得太久了,这会儿肉棍就像机关枪一样,”噗噗,噗!”一股股精液狂喷而出,碗中的米饭上马上就铺了一层黏稠的白浆。

 

  然后老贾才抱起女儿,一起坐到餐桌上。

 

  老贾是看着女儿将自己的精液和着米饭吃到肚子里的,看着女儿那意犹未尽的娇媚样,捉弄之心又起,便嬉笑着说:

 

  “母狗女儿,爸爸想尿尿了。”

 

  小雅自然是知道爸爸的意思,娇浪的笑道:

 

  “臭爸爸,坏主人,女儿当真成了你的便器啦,吃精灌尿,做母狗还真是辛苦呀,嘻嘻!”说罢,玉体一缩便钻到桌子下,小淫嘴一张就再次含住了老贾的鸡巴。

 

  一泡热尿尽数灌进小雅的口中,而她的淫舌犹自像蛇一样缠着口中的大肉棒,到底是年轻,才射了不久的巨棒再次傲然挺立起来。

 

  “天啦,老贾主人,你是人还是神?这么快又硬了。”

 

  老贾拉起女儿的身子,在她宽大的肥臀上拍了一掌道:

 

  “我当然是神了,而且是专门来你这个淫妇的色神,哈哈。”

 

  小雅故意哎呀一声,双手扶着大屁股,转身对爸爸抛了个媚眼,浪笑着”你来啊,只要你捉住女儿,母狗就让你烂死,嘻嘻,来嘛,来捉你的骚货女儿嘛。”

 

  银铃一般轻笑中,小雅妙曼的玉体一闪就挣开了老贾的手掌,往卧室里逃去,留下一阵浪笑,留下一阵浪漫。

 

  老贾眼看着女儿宽肥的玉臀消失在卧房门口,大脑顿时缺氧,狠狠的吸了口气,猛的站起来,饿虎一般扑了过去。

 

  父女俩人在房间里嬉闹追逐了一会,毕竟小雅穿着高跟鞋,“嘤咛”一声让老贾抱在怀里:

 

  “呵呵,小骚货,怎么样,想要爸爸怎么玩你?”

 

  “嘻嘻,专女儿的臭爸爸,你要怎么玩还不由得你呀。”小雅紧紧抱住爸爸的身体,娇柔的在老贾的耳边浪笑着。

 

  老贾抱着女儿柔若无骨的娇躯,双手不停的在她的肥臀上摸索着,低头吻着她的樱唇,突然双手一紧,横抱起小雅的身体,往床上一丢,淫笑一声:

 

  “骚女儿,今天爸爸要把你玩上天。”说罢,伸手捉住小雅两条玉腿,三把两把将她的高跟鞋脱下,粗暴的撕下黑短袜,然后张开嘴便在小雅那纤秀肥嫩的脚趾上吸吮起来。

 

  “嘻嘻,咯咯…痒…痒…好痒,啊…呀…唔!”小雅浪叫着,十个灵巧的脚趾不住的跳动着,片刻,玉足上便沾满了爸爸的口水,那种痕痒的感觉也冲击得嫩穴里阴液直流。

 

  看着女儿那颤抖着的雪白肉体,老贾已是热血沸腾了,温柔的手段已不能满足彼此的欲望了,于是,用力拉开小雅的两腿,身体向前移动,两掌扣在那对正跳得欢快的巨乳上,使劲抓捏起来,手指几乎全部陷进了洁白的乳肉之中。

 

  “啊,痛,主人,轻点玩,母狗的奶子要被你玩烂啦。”小雅被捏得眼泪直流,双腿紧紧的夹住老贾的腰身,微微张开的粉嫩阴唇里,爱液欲滴,散发出淡淡的芳香,整齐乌黑的阴毛被浸得晶莹闪亮。

 

  玩了一会,老贾便跨坐到女儿的胸部上,把早已蓄势待发的大肉棒按在山峰之间说:

 

  “骚母狗,瞧你这副淫贱的样子,是不是奶子发骚想挨了?”

 

  “嗯嗯嗯,女儿最爱玩‘骚奶夹棍’咧,主人,快用你的‘打狗棒’烂母狗这对下贱的大奶吧。”说着,玉手拢住双奶,紧紧包住紫红的大鸡巴。

 

  “呵呵,这样夹太干啦,应该加点润滑油起来才舒服啊。”

 

  “是,母狗知道啦。”小雅连忙腾出一只手,伸到小穴边,掏出一汪玉液涂在奶子上。

 

  借助玉液的湿润,老贾巨大的肉棍在小雅的淫乳间快速的穿插着,加上小雅不断用双手挤压,雪白的奶子透出一片红晕,娇嫩的奶头也高高挺立起来,而粗壮的大龟头也进一步充血涨大,时不时的点击着她的红唇。

 

  “女儿,热热的大香肠都到你嘴边了,不想尝尝味道吗?呵呵。”老贾一边指挥着长矛攻击着女儿的巨乳,一边用手指捏住那红肿的奶头,使劲的提起来,四下转动着。

 

  小雅看着眼前那君临天下的巨棒,渴望被征服践踏的受虐心理又一次膨胀起来,小淫舌不由伸了出来,轻挑慢舔着,粘稠的口水立时沾满了整条鸡巴,热气直冒。

 

  玩了一会,小雅有些气喘吁吁,动作也慢了下来老贾见女儿辛苦的样子,便把屁股坐在她的巨乳上,大鸡巴搁在她漂亮的鼻子上,让她歇了一会。

 

  “主人爸爸,你这样坐着骚女儿的奶子,会压爆它的啦。”小雅嗲嗲的浪叫着,便用小手抓着大肉棒在脸上摩擦。

 

  老贾舒服的坐在大奶上,屁股四下晃动,嬉笑说道:

 

  “哈,坐大奶肉‘凳子’感觉就是爽啊,女儿,你的奶子好像比以前更大了哦!”

 

  “臭爸爸,你天天打它它,人家的奶子当然会肿大啦。”小雅娇笑着,调皮的轻轻在龟头上咬了一下。

 

  “哎呀,骚女儿,别咬断了爸爸的‘打狗棒’哦,不然你的‘莲花狗’就独守空门啦,哈哈!”老贾夸张的站起来,顺势用大鸡巴在小雅的脸蛋上抽打了几下说:

 

  “小淫妇,你说主人是先你的骚呢,还是直接干你的浪屁眼?”

 

  小雅凤眼迷离,浪声道:

 

  “主人,还是先母狗的淫穴吧。”

 

  “呵呵,那好,小母狗,站到床下去,主人要从后面你的臭骚。”这是老贾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不但是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鸡巴在肥臀里进进出出,还可以欣赏到女儿屁眼一张一合的蠕动,同时,由于臀部的挤压,阴道收缩,使鸡巴更增快感,同时还能在臀部上又捏又揉,真是绝妙的享受啊。

 

  小雅听话的爬了起来,叉开双腿趴在床上,爱液立刻顺着两条玉柱般的大腿直往下流,她弯下腰,丰满结实的高高翘左摇右晃的,双手支着床沿,全身呈现了一条绝美的曲线。

 

  摸着她的肥臀,老贾手心里有一种被吸吮的感觉:

 

  “女儿,你翘着大屁股的样子真像一只发春的骚母狗啊。”边说边低头在那洁白无暇的背脊上舔吸着。

 

  小雅不禁欢快的扭动着柳腰,颤声娇呼起来:

 

  “女儿就是骚也是骚给你看的呀…噢…主人,请你快点干你的贱母狗吧…哦,大鸡巴爸爸。”

 

  老贾扒开两瓣臀丘,大龟头沾着淫水,轻轻的上下磨擦着两片肿胀的肉唇。不多时,深深的肉沟又是春潮暗涌了,浸得枪头越发光彩闪亮:

 

  “骚货,你下边的小浪嘴儿直嘬我鸡巴呢,呵呵,爽。”

 

  “讨厌啦,还不快啊?人家贱好痒好痒啦…啊…大鸡巴爸爸,麻烦你狠狠的一下小母狗嘛。”小雅快速的摆动着肥臀,乌黑笔直的长发在光滑的玉背上拂来拂去。

 

  乘她撒娇的时候,老贾突然把鸡巴用力的刺进她的体内,小雅尖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床沿,随着肉棒的长抽狠送,小淫嘴里也是不住的轻哼满吟的浪叫不止,鲜嫩的大阴唇也跟随着湿淋淋的巨棒翻出卷进的,直如一朵怒放的梅花。

 

  “呵呵,女儿,你的狗屁股是不是也该扭扭咧?”

 

  “嗯。”小雅听话的再次晃动着宽大的屁股,带动着粗大的鸡巴在紧窄的浪穴里四处搅动:

 

  “啊…啊,又捅开人家的子宫了…呜…主人…你要死母狗女儿啦。”

 

  老贾低头看着那白花花晃动的巨臀,忍不住伸手结结实实打了起来,直打的小雅浑身发酥,娇嫩的后庭菊花也不由自主的张合起来。

 

  “骚女儿,你把屁股再翘起点,爸爸要玩你的后庭花啦。”老贾看着那盛开的菊花蕾,使劲的吞咽着口水,大鸡巴慢慢的从小雅的骚里抽了出来。

 

  小雅闻言,芳心直跳,回头幽幽的看了老贾一眼,上身趴伏在床上,雪白的大屁股往上再翘了翘,小嘴嗲嗲娇叫着:

 

  “亲爸爸,亲哥哥,亲老公,亲主人,母狗的屁眼还是处女呀,请大鸡巴可怜小屁眼,轻点啊!”

 

  老贾抚摸着让自己打的通红的肥臀,用手握着肉棒轻轻的抵在小雅微张的屁眼上,藉着粘稠的淫汁,微一用力,粗大的龟头便没入了女儿的后庭里。

 

  “啊…痛!”小雅高叫一声,两条玉腿索索直抖,眼泪直流,阴道一紧,一股尿液激射而出,淋漓在老贾的大腿上:

 

  “啊…主人…好痛…哥哥…求求你…拿出来…求你干前面吧…呜呜…痛死小母狗啦…”大声哭叫着,雪股不停的抖动,直肠用力夹紧大龟头。

 

  老贾没想到干女儿的后庭,会弄得她大哭起来,而且小便失禁,不由心里痛惜万分,就想抽出肉棒,可窄小肠道紧箍住龟头的快感又令他实在不甘就此作罢,于是伏下身来抱住小雅,舔着她的耳垂边柔柔的说道:

 

  “书上说第一次都会痛的,过一会就好啦,嘻嘻,想不到,女儿的屁眼会出尿来,爽!”

 

  小雅见爸爸的大鸡巴不再进入,屁眼里撕裂的感觉稍稍减轻,但粗大的龟头卡在菊门口,也还是火辣辣的痛,连带尿道里也充盈了尿液:

 

  “呜呜,臭主人,真要了女儿的小命了,大鸡巴得人家忍不住就要尿尿啦。”

 

  “呵呵,骚女儿,你的处女屁眼终于让我开苞了,那种紧窄的感觉比你骚还爽。”老贾说着,双手伸到小雅的两腿间,手指按在肿胀的阴蒂上揉动,大鸡巴也不安份的轻轻在她的屁眼里耸动起来。

 

  小雅咬着银牙,忍受着大鸡巴的蹂躏,眼睛里泪水飞溅,渐渐的,感觉爸爸粗长的肉棒完全捅进了后庭,随着巨棒的进出,尿道里的尿水一股一股的狂喷着,而浪穴里的淫液也悄然欲滴了。

 

  老贾的手掌沾满了女儿的尿液和淫水,这是在任何书本和AV片里都看不到的,不禁狂喜万分:

 

  “啊,骚货,原来你的屁眼,会让你眼泪、小便、淫水一起喷出来,嘿嘿,我倒要好好欣赏一下美景了。”说着抽出肉棒,轻轻的把小雅的身子翻转过来,拉开一双美腿,大鸡巴重新进入微微张合的后庭里。

 

  只见这时的小雅,满脸泪水,原本殷红的嘴唇弱显苍白,银牙紧咬,娇媚的玉面上抹着一片淡淡的红晕,凄迷的凤目里带着深深的幽怨,隐约透出一丝淫浪的挑逗,再看下面迷人之处,却是另一番风光:两片肥嫩的大阴唇翻了开来,一片片粉红的莲花肉瓣鼓凸着,红肿的珍珠傲然挺立,珍珠下面的尿道口正涌出一汪汪淡黄色的尿液,而小穴的下端,透明的淫液也缓缓的流到沾满黄色肛液的大肉棍上。

 

  老贾直看的热血澎湃,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双手猛的操起小雅的两腿,下腹一挺,粗长的大鸡巴便闪电般的在她的后洞里冲刺起来。

 

  “啊…啊…死了…奸死女儿了…呜呜…呜呜…大鸡巴爸爸…你好狠啊…要烂母狗的小屁眼啦…呜呜!”小雅哭喊着,玉体狂颤,爸爸的大鸡巴就像一个开关,抽插的同时,尿液和淫水飞溅而出,喷湿了老贾的下体,也喷满了她的全身。

 

  舌头舔吃着满脸的尿液,小雅心底里受虐的欲望也渐渐的燃烧起来:

 

  “天呀,真的要穿啦,嗯嗯…主人…痛…快…再快点…用力死小雅这只母狗吧,呜…狠狠女儿的臭屁眼…把女儿上天去…”

 

  “骚货女儿,喜欢爸爸这样你吗?”老贾看着女儿那淫贱扭曲的肉体,施虐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双手狠狠的抓住小雅那对狂跳的大奶子,拼命的揉捏着,丰满的巨乳在手掌里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小雅双眼迷茫,眼前正大干自己的爸爸不时的变幻成爸爸欧阳忠的身影,小淫嘴里的呻吟也更加丰富起来:

 

  “爸爸,哦,爸爸,你们要死女儿了,你这坏爸爸,大鸡巴臭爸爸,你们糟踏了女儿,让人家成了淫妇,变成了骚母狗,不过女儿不怪你们,骚货好喜欢被你们贱,贱屁眼,小雅是你们的性奴隶,你们千万不要嫌人家下贱哦,别的女人能做的,女儿也一样能做,哪怕就是要女儿去做妓女做婊子,人家都会听话的…”

 

  小雅似在向老贾倾诉,又似在喃喃自语着,平日里只是在心里幻想的话,此时却轻易的从小嘴里蹦了出来,这隐秘的私语让正干得热火朝天的老贾惊喜万分:

 

  “啊,原来女儿心底里竟是这样的淫乱不堪,看来得进一步调教一下了。”

 

  想到这里,老贾继续操控着肉棒,伸手握住小雅的大奶子问道:

 

  “骚货,这是什么?”

 

  “这是母狗的大奶子。”

 

  “你这里呢?”老贾又捏住嫣红的乳头问。

 

  小雅玉面绯红,小嘴哼哼叫道:

 

  “嘻嘻,这是女儿的奶头啦。”

 

  老贾用手在她的浪穴上拍了一下说:

 

  “那这个正在流臭水的肉洞呢?”

 

  小雅白了爸爸一眼,叹息着回答:

 

  “这是女儿的‘莲花骚’。”

 

  “这个骚给谁玩咧?”老贾嬉笑着将沾满淫液和尿水的手指伸到小雅的嘴边问道。

 

  含住爸爸的手指,舔吃着自己的体液,小雅嗲声嗲气的说:

 

  “当然是给爸爸主人老贾玩的啦。”

 

  “那要是我叫你给别的男人玩,可不可以咧?”

 

  小雅一时没有转过神来,跟着就说:

 

  “只要你愿意,母狗的骚就随便让男人玩啦,喔喔,不来了啦,你欺负人女儿,人家又不是妓女,哪能随便给人玩嘛,主人你好坏哦!”

 

  “哈,你就是骚货,妓女,婊子,天生就是让男人玩的。”老贾尽情的羞辱着小雅,准备完全撕下女儿高贵的面纱,大鸡巴全根捅进了她的屁眼里。

 

  “啊,好涨,好美,是,女儿是最下贱的妓女,最淫荡的婊子,女儿生来就是让男人骑的!”浪叫着,小雅翻开的嫩穴里高高喷出一股滚烫的尿液,直接撒落到小雅的小嘴里。

 

  “呵呵,主人正在你什么?”

 

  “主人雄壮的肉棒正在捅母狗的骚屁眼咧!”

 

  “那你的臭屁眼是给谁用呢?”

 

  “小雅的屁眼专给我的爸爸主人老贾用。”

 

  老贾坏笑着在小雅的脸上打了一掌说:

 

  “不对,小母狗,欠揍的婊子!”

 

  小雅疑惑的看着老贾,看到爸爸脸上的坏笑,不由心里明了,便迎合着浪笑道:

 

  “除了主人你可以随便用之外,别的男人也可以随便,嘻嘻,婊子女儿的骚屁眼让别人烂了,大鸡巴主人就没得这样好的屁眼玩啦。”

 

  “我的亲亲骚女儿,爸爸爱死你了。”

 

  “好爸爸,女儿的亲哥哥,女儿也爱死你的大鸡巴了。”

 

  “骚女儿,爸爸的鸡巴大不大,你的骚屁眼爽不爽吗?”

 

  “好爽哦,亲老公主人的鸡巴好棒,好厉害,得女儿骨头都酥了,得人家大小便失禁。”

 

  随着肉棒的抽动,小雅的尿液也渐渐的减少了,老贾抚摸着女儿满是汗水尿水的身体,继续调教说:

 

  “女儿,你喜欢乱伦吗?”

 

  “喜欢!女儿就喜欢和亲爸爸乱伦!”

 

  “喔喔,那么多大鸡巴,都把骚母狗的身子遍了,女儿会死在你们的大鸡巴下面啦。”小雅仿佛让无数的大鸡巴围着,一条条粗长的肉棒尽情的奸污着自己丰满洁白的肉体,那种淫靡的气氛让她向往不已。

 

  一句句浪言淫语,既刺激着老贾,也刺激着小雅,让俩人都疯狂的堕入了肉欲的深渊中。

 

  看着女儿玉面的变化,老贾知道女儿心底里乱交的魔盒已经打开,该要实施最后的一步了,于是紧扣住小雅的大腿,大鸡巴展开了最后的刺杀。

 

  “哦,女儿,我要死你,烂你的屁眼。”

 

  “就是被你死烂,母狗女儿也心甘,哎呀…主人爸爸…妈…的大鸡巴哥哥…你真会玩女人了…太棒了…你要死母狗啦…哎哟…大鸡巴…呀…”小雅高叫着,尿道里剩余的尿液和浪穴里的淫水争相宣泄。

 

  “叫爸爸,叫大鸡巴爸爸!以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亲爸爸,知道吗,啊,快点,爸爸要射了。”老贾已经感觉肉棒里的热流集中到棒身了,正在向马眼狂奔。

 

  小雅也感觉大鸡巴更加粗壮了,几乎将自己的屁眼完全撑开,硕大的龟头狠狠的刮着娇嫩的肛肉,似要将她的心也掏出:

 

  “是…女儿的亲亲爸爸…女儿的…大鸡巴亲爹…大鸡巴亲爸爸…亲爸爸你得闺女好舒服…啊…骚女儿的屁眼美死了。”

 

  “母狗女儿,继续,继续讲骚话,爸爸喜欢听。”老贾这时已是箭在弦上了,大鸡巴深深扎在小雅的屁眼里,一动不动,等待着最后的读秒。

 

  “哦,爸爸,坏爸爸,女儿是你老婆生下来的。”小雅知道爸爸喜欢边听自己说骚话边发射,于是便说出了连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淫语。

 

  老贾声音急促的问道:

 

  “我外婆是怎样让我的?”

 

  小雅妙目含春,使劲晃动大奶子说:

 

  “我女儿脱光光,像条母狗一样跪在你的面前,张开骚和骚屁眼供你玩,你把精液射在了我母亲的贱里,我女儿才生下了我,我和我的女儿这一辈子都是你的母狗、你的性奴。”

 

  听着女儿的淫话,老贾马眼猛的张开,一股又浓又烫的精液激射而出,“噗噗”的打在小雅的直肠深处。一连喷射了十几下,老贾才拔出湿淋淋的肉棍,身子歪倒在小雅的身边。

 

  “骚女儿,快去搞卫生吧,爸爸想睡觉啦。”老贾见女儿闭着眼睛享受的样子,赶紧在她的巨乳上赏了一巴掌。

 

  “是,女儿明白。”每次性爱之后的善后工作也是小雅最喜欢的,不但可以近距离的欣赏‘打狗棒’的雄伟,而且可以尽情的享受大肉棒上的美味。乖巧的趴在老贾的腿边,看着那条湿淋淋肉棍,小雅犹豫起来,原来,这根让自己醉生梦死的巨棒棒身上满是自己的尿液,而在滚圆的大龟头上,犹自沾满了黄色的大便和白色的精液,低头闻着微微散发着臭气的大鸡巴,小雅一时竟呆了。

 

  “哈哈,怎么?不想舔干净主人的鸡巴么?”老贾心里暗笑着,知道女儿一时还放不下高傲的心理,便一步打击道:

 

  “臭婊子,主人爸爸的精液尿液你也喝了不少,就连你自己的臭尿你也喝了的,怎么现在就不能吃自己的大便咧?”

 

  “呜呜,爸爸,母狗还不习惯嘛,让人家准备一下啦,一定会为主人爸爸洗干净大鸡巴的啦。”小雅用小手握住肉棒,凑在鼻子下,不停的闻着,那股腥臭的味道慢慢的熏陶着她骨子里的奴性。

 

  老贾趁热打铁的鼓动着:

 

  “女儿,不要犹豫,你骨子里其实充满了淫荡下贱的本性,你生下来就是男人的性奴隶,你最喜爱的食物就是屎和尿,那种腥臭的味道对你来说是最香甜的东西,亲爱的小母狗,爸爸用鸡巴从里屁眼里掏出来的黄金浆,本来就是你自己的,现在你在吃进去也没什么不妥的,来,勇敢点,只要你渡过了这一关,你就是天下第一的骚货、妓女,天下的男人都会为你着迷的,天下男人的大鸡巴都会向你致敬的,快点,臭婊子。”

 

  “喔,小雅是下贱的婊子,淫荡的母狗,我最喜欢吃吃屎喝尿。”小雅头脑一阵纷乱,鼻端下的腥臭也慢慢的变得并不怎么污浊了,反而充满了一种诱人的气息,下意识的用舌头舔了舔龟头上的黄金物:

 

  “嗯,有点苦,但味道还不错。”小嘴一张,便吞下了大半根肉棒。

 

  “咕嗤…咕嗤”小雅一口口的清洁着大肉棒上的污物,舌头不停的卷动,和着尿液、大便和精液尽数吞到肚子里。

 

  “骚货女儿,你果然是个十足的下贱婊子,呵呵,味道怎么样?”

 

  “好吃,爸爸主人,你的母狗女儿好喜欢吃哦。”

 

  “那就将下面蛋蛋也舔干净。”

 

  “是,母狗遵命。”小雅玉首一偏,香舌快速的在老贾的卵蛋上舔吮起来。

 

  一会儿功夫,老贾的整个下体便干干净净了。

 

  小雅呆呆的看着爸爸满是口水的大鸡巴,口里回味着又苦又涩的味儿,简直不相信这是自己的杰作,一时心里气苦,美目里泪水直流,不禁伸手在老贾的胸部上捶打起来:

 

  “呜呜,臭爸爸,把女儿身上的洞全部了,还这样来作弄人家,骗人家吃自己的大便,呜呜,你真坏。”

 

  老贾见女儿如雨打梨花的娇样,心里一软,忙抱住女儿的玉体,小声安抚着说:

 

  “女儿,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身体里的,再进入体内也没什么关系,何况只要我们父女相亲相爱,做什么也当是游戏罢了。”

 

  “臭爸爸,得了便宜就使乖,你是女儿的克星,女儿都让你调教成一个比妓女还下贱的婊子了。”小雅软在爸爸宽阔的怀里,轻叹着说:

 

  “爸爸主人,只要你不嫌女儿淫贱,人家就当你的专用厕所也没什么,只求你不要离开女儿。”

 

  “我才舍不得离开我这样美丽的骚母狗咧,呵呵,厕所女儿,爸爸要大便了,快来吃啦,哈哈!”老贾在小雅的大奶子上扭了一下,嬉笑着跳到床下。

 

  小雅娇媚的笑骂着也跳下床,突然感觉屁眼一松,似有液体涌了出来:

 

  “啊呀,臭爸爸,灌了人家一屁眼的精液。”赶紧向卫生间跑去。

 

  “哈哈,随叫你不但有个‘莲花宝穴’,居然还生了个‘极品屁眼’咧。”老贾微笑着,看着女儿消失在眼前,心中充满了爱的温馨!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X小说】女儿的完全服从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